关于黄国为先生

黄先生是 “黄国为移民法律事务所” 的创办人。

经过多年在业界的积极参与和贡献,他已经成功建立自己的信誉和威望,亦得到不少同行的认同继而加盟。到现在为止,我们团队除了有多名被加拿大政府认可的移民顾问外,也包括安省刑事大律师,专门处理客户被刑事起诉或留有刑事案底等棘手问题。

黄先生热心培养人才,所以在他的团队中有多名 ICCRC 持牌顾问是以全职雇员身份加入的。黄先生乐意训练他们,目的是将团队的整体实力壮大,更加有效地服务大家。要强调的一点是,向客户负责的始终是黄先生,在 “问责” 方面大家绝对可以放心。

我们团队的成员本身和黄先生一样,先移民后入籍,都是借着过来人的身份,服务于大众,为 “曾经的自己” 指明可行的道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最后获得成功。

要强调一点,虽然客户是付费使用我们的专业服务,但他们却不是我们的 “雇主”,相反,我们的交往是建立在团队关系的基础上,我们是队长,客户是队员。作为队长的我们负责制定目标和策略,打点一切,客户作为队员,只需要给予配合。这个团队有很清晰的目标,每个人的责任也预先清晰地设定,大家一起一步一步走,最终把案子赢下来。换句话说,客户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

鉴于黄先生积极推动移民顾问行业规范化的多年努力,及他对移民法律的深度认识,也曾经发表过一系列移民新政策的分析文章,更加获得中文传媒认同。虽然黄先生不是广告客户,但是当移民部有什么新政策宣布,中文传媒也乐意邀请黄先生做即时评论,发表他对新政策的专业意见。所以,大家久不久就可以在各大报章,Fairchild TV 新时代电视的新闻时段,及 Fairchild Radio AM1430 和 AM1540 两个电台频道,看到和听到黄先生被采访的片段。

这个被加拿大中文传媒的认同是得来不易的,是黄先生多年来努力赢得的成果。这个可以追朔于黄先生在移民顾问行业专业团体的参与,例如从 CAPIC,CSIC 及 CMI 说起。大家可以在以下的目录点击进入,进一步认识黄国为先生。

LinkedIn 是世界风行的人际网络,让全世界的人参与建立自己的网络。它的性质与 Facebook 的社交形式不同,参与者很多是专业或者商业人士。截至 2012 年底,LinkedIn 的全球注册用户已超过 2 亿。

新用户注册的时候首先要提供自己的背景 Profile,之后,扩张自己的网络有两个方法。一是用 LinkedIn 搜索功能,寻找你想 “认识” 的其他用户,邀请他与你建立联系,另一种是其他用户看了你的背景后,想要认识你,就主动给你发出邀请。

直至 2014 年初,黄先生在 LinkedIn 的网络上,已经超过 1,000 人。截图是 2013 年 2 月 8 日 LinkedIn 发给黄先生的电邮,确认2012 年的统计数字,黄先生放在 LinkedIn 的 个人背景,在超过 2 亿的注册用户当中,属于被浏览次数最高的 5% 之列。

这意味着黄先生在世界各地与不同专业的人士成为 “网友”,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相互帮忙。

2014 年 4 月,LinkedIn 更提升黄先生的会员等级,可以发表文章,这是对黄先生的尊重和认同。

最后,黄先生鼓励大家参加 LinkedIn 这个网络,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人际网络。也就是说,要未雨绸缪,不要等有需要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孤立无援。

2008 – 2011 创会会董及司库

当时申请成为 CSIC 会员,先要通过专业的考试,而报名考试的先决条件,是申请人已经成功毕业于 CSIC 认可的训练课程。这些课程由民间的学府,例如 Humber College, UBC 等提供。

随着科技的发达,及互联网的普及化,网上授课成为了一个新的趋势。这种新形式有着一个很明显的优势,就是可以照顾全世界任何角落里有需要人士,换句话说,有兴趣报读这个课程的人,不需要特别安排行程去多伦多或温哥华上课。

另外一个考虑点,是因为加拿大是英法并重,这驱使 CSIC 有责任去满足说法语的人的需要,报读网上法语训练课程。问题在于,法语训练课程的需求不大,缺乏商业诱因,让这些已经提供英文课程的学府去投资开发法语课程。

既然 CSIC 有责任去满足法语人的需要,最后只好选择自己肩负这个欠缺市场价值的任务,开发法语的课程,以网上学习的形式推出市场,进一步根据开发法语课程的经验,继而推出英语的网上课程。

CSIC 的原意是保持创会使命的清晰性,所以成立 CMI 作为一个附属机构,肩负教育这个责任。这个网上课程 CSIC 更鼓励各个省份的移民厅的职员报读,填补他们对移民法认识的不足之处,更进一步鼓励非政府机构 (NGO) 及非谋利的民间团体,保荐他们的职员报读,帮助社会大众。这些省政府移民厅和非谋利机构的职员报读这个课程, 可以申请把学费大幅度减免,CSIC 乐意这样做是对社会的回馈。

CMI 的使命除了教育之外,也扮演联谊会的角色,鼓励会员互相建立工作关系。除此以外,CMI 也扮演游说者的角色,对移民政策发表品论。

黄先生是 CMI 创会的董事成员之一,同时肩负司库的责任。他也积极参与网上英语课程的筹办,也是其中一个课程的教材审核员。

2008 会议专题主讲员

2008 年 4 月 CMI 在多伦多举办全国性的教育讲座,这个为期两日的讲座是在 4 月 4 日 和 5 日在机场附近的威士丁酒店举行,黄先生被邀请作为其中两个讲座的主讲员,与参加者分享他对相关议题的认识。

议题 1: Marketing Practices and Advertising
议题 2: Practice Management

要提及一点,这个是无偿的服务,黄先生参与的原动力是在于他热心推动这个移民顾问行业的热诚而已。

对以上两个议题有兴趣的 CSIC 会员可以付费在网上学习,累计 CPD 分数。

以下的信函是 CMI 给于黄先生的谢意, 作为历史的见证.

 
Immigration Division (ID) 咨询委员会代表成员

Immigration Division 是 Immigration and Refugees Board (IRB) 的属下机关,主要功能乃进行保释聆讯 (Detention Review)及身份保留聆讯 (Inadmissibility Hearing),专责处理游客,学签或工签的持有人,或持有移民身份的人在这两方面出了的问题。CSIC 会员有权作为客户的法律代表人出席以上两个聆讯,替客户争取权益。

Immigration Division 每年两次安排圆桌会议,邀请业界反应对这个部门的运作,满意或不满意程度,目的是可以针对性地改良运作。被邀请参与这个会议的人士,包括 CBSA ,安省律师公会,以及 CMI 的代表。

由于黄先生事务所的业务涉及这两个范畴,所以被 CMI 邀请,成为代表人参加以上的圆桌会议。这是一个义务性的参与,原动力在于他热心推动这个行业的热诚而已。

以下是其中一个会议的记录,作为历史的见证:

Toronto Board of Trade 咨询委员会代表成员
这是一个民间的商业智囊团,目的是推广地区性的经济活动。他们定期安排圆桌会议,邀请与议题有关的企业主管,专业人士,甚至学者参与,吸取他们对议题的意见,进而准备专业性的报告,发放给所有会员参考,目的是帮助他们制定短线及长线的业务发展蓝图。因为多伦多的移民人口很多,无论任何议题,不多不少都涉及移民这个范畴,所以 CMI 会被邀请派代表参与这类的圆桌会议。 CMI 内部也有一个非正式的智囊团,黄先生是成员之一,所以也代表过 CMI 参与过以上的会议。要提及一点,这个是无偿的服务,黄先生参与的原动力是在于他热心推动这个行业的热诚而已。以下的报告是黄先生代表 CMI 出席他们的圆桌会议发表的,报告的主题是分析多伦多市在世界的竞争力。竞争力的意思是指营商环境,政府政策,人口结构,城市安全,城市整体建设或计划中的提升等等。。。
CEC 项目Subject Matter Expert (SME)

CMI 内部有一个非正式的智才库,是根据不同的移民项目,用内部的一系列评核标准锁定了一批 Subject Matter Experts (SME), 有需要的时候,CMI 就会主动邀请他们主持讲座,鼓励他们分享对项目的经验,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希望对某范畴有兴趣的业内从业员可以从中得益,处理案子的时候能够更加得心应手,替客户争取案件的成功。SME 接受 CMI 的邀请,目的纯粹是为了回馈本行业,因为这是无偿的,CMI 只是负责最基本的食宿,机票等等费用。

基于黄先生处理过大量 CEC 个案所吸取的实践经验,已被业界认同是 CEC 项目的 Subject Matter Expert (SME),在 2010 年的五月与六月之间,应 Canadian Migration Institute (CMI –https://www.cmi-icm.ca) 的邀请,做 CEC 项目全国 (Calgary,Saskatoon,Vancouver,Toronto) 巡回性的讲师。

参与讲座的人全部是 CSIC 的持牌顾问,或该省份的律师,现场出席的人数总计超过 600 人,而讲座也被 CMI 录制成为录影,放在网上给未能够亲身出席的人来购买,以每人需要付 $160 学费来计算,黄先生成功为 CMI 筹得超过 $100,000.00 加元的会费,作为推广及发展移民顾问行业的费用和需要.
 
移民部 CICIP 咨询智囊团

移民部在渥太华总部每年两次开圆桌会议,邀请业界人士出席,吸取他们对移民部各移民项目,和移民部海外和本地办事处的运作的意见,CMI 是被邀请的专业团体之一。

在准备参与这类会议之前,CMI 会广征会员的意见,整理了以后就会向移民部反应。由于黄先生事务所涉及的业务范围颇广,CMI 也十分重视黄先生提出的意见,把它带到圆桌会议的议题里。

比如说,黄先生认为 CEC 的申请人的体检,应该在申请的时候同时提交,这样就会节省等待的时间。黄先生这个建议移民部已经收到,何时施行乃未知之数。

CMI 论坛的积极参与

CMI 作为会员工作关系之间的桥梁,设有一个会员论坛,欢迎大家提问或回答。从截图可以看到,黄先生的无私参与,在整个 CMI 论坛中,以发帖的数量为准则排名第二。

当黄先生业务繁忙无暇回帖的时候,不少会员会直接发短信给黄先生,而黄先生也乐意回答他们的提问,把自己的知识与他们共享。

暂时来说,与黄先生保持比较密切联络的同业人士多于 100 名,他们来自不同的族裔或地区,有部分人是经过同业朋友的推荐来联络黄先生的。黄先生与他们沟通不怕麻烦,反而觉得是一种荣誉,因为这是他们对黄先生在业界认同的方式!

 
2010 – 2011 年初移民部对技术移民项目评分的更改

黄先生醉心研究移民政策,也不吝啬与同业及公众分享他的研究成果,目的是给大家一个未雨绸缪的机会,避免堕入一个措手不及的境地。

早在 2010 年夏天,移民部已经完成了一个报告,也静悄悄地在网站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表了,算是对公众交代了!

2011 年初,移民部根据以上的顾问报告,正式发表咨询文稿,建议对技术移民 FSW 项目做一个颇为大的更改。黄先生根据移民部发表的公开信,再加上他对 2010 年夏天发表的顾问报告的认识,把握时机发表一系列原创文章,分析移民部的来意及去向,与同业及公众分享。

黄先生的苦口婆心,希望能够帮到一些已经够资格申请技术移民的人,把握时间在新政策推行之前尽快申请,避免吃眼前亏。这是黄先生无私奉献的另一个证明。

 

 

2006 – 2010 会董, 董事局副主席

黄先生经过一年多积极参与 CAPIC 会务发展, 对业界贡献被不同族裔的会员认同, 得到他们的支持被提名参选 2006 年 CSIC 的会董并成功第一次当选。 在 2007 年他被提名再度参选也成功连任。2010 年初 CSIC 董事局内部领导层改选, 黄先生被选为董事局的副主席 (Vice Chairman), 直至年中任期届满, 光荣完成使命。

关于 “Ghost Consultants” 申请专业牌照采取的包容性政策

CSIC 的 “过渡性” 会员有超过 3000 名, 但成功在 2006 年 4 月过渡成为永久会员的不足 600 人。 无法成功考取永久会籍的过渡性会员有两年的时间, 即 2008 年的 4 月, 完成手头上的个案, 之后就失去合法代表人这个权利。 在这两年间, 这一类的过渡性会员 “原则上” 是不容许再接受新个案的, 当然 “实际上” 大家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

失去职业资格的过渡性会员,有部分后来积极提升自己的语言能力和专业水平, 最后可以达到 CSIC 永久会员的要求。可是,在这过程中,他们不少是 “明知故犯”,仍然接受新案子,CSIC 应该如何处理这批申请会籍的人呢?此外,另外有一些完全未曝光的非过渡性会员,在没有执业资格下进行商业活动,CSIC 的情报搜集组是知道的。他们最终选择 “从良” 符合 CSIC 会员申请的要求。他们明知故犯的历史 CSIC 应该如何处理呢?

CSIC 所有政策的制定权属董事局整体所有,作为董事局成员,黄先生有权发表他自己的意见,或者支持/反对其他董事局成员的意见。 对于以上的棘手议题, 黄先生认为只要申请人不涉及其他的不当行为,CSIC 应该包容他们,而不是拒人于门外间接或直接制造 “幽灵顾问”。

这个被黄先生大力推动的包容政策被董事局接纳,自此以后,一些自以为没有曝光的 “潜水” 无牌顾问,最终也成功拿下会籍,接受监管。

关于设立 “Specialist” 的提议

安省的律师公会 (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 有一个对会员的特别编制,确认他们是某一个法律范畴的专家 Specialist。 这是因为律师根据个人的喜好或选择,专攻某一些法律范畴, 例如移民法或刑事法。当他们处理过若干数目的该范畴的案子,就可以向律师公会申请,成为 Certified Specialist.

律师公会这个编制的出发点不是抬举这些 Certified Specialist,给他们在市场有高人一等的地位,相反,是让消费者很清晰地知道,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法律范畴之内,哪一些是专业的律师而已。所以,有了这个编制,如果需要移民法律咨询的消费者,就应该懂得避免找专门做地产或公司法的律师了。

要强调的是,律师公会是根据个案处理的数量去评核,与个案最终成败无关,这个不难理解,最好的律师,遇到条件不好的个案,最后只要能够成功减低客户的损失就是赢了。

有部分会员鼓吹 CSIC 效法安省律师公会的做法,设立类似编制,例如 IAD Specialist, LMO Specialist 等等。。。

黄先生根据以下两个大原因对这个建议未敢认同:

  1. 移民顾问被监管尚在起步阶段,要将这个专业壮大起来,需要不断地吸收不同种族背景和工作背景的新血加入。如果 CSIC 贸贸然依样画葫芦,那么对于在 CSIC 成立之前已经做移民顾问的从业员,将会间接或直接给他们一个市场上的优势,而对于将来加盟的新会员, 是有些不公平。
  2. 律师可以选择专注于某个法律范畴,例如移民法,家庭法,公司法,劳工法等等。。。每一个范畴都是很博大高深的学问,成为 Specialist 尚可理解,但如果是从一个单一的法律范畴,例如移民法,再去分支下去,这个编制的意义就不大了。而律师公会只确认移民法的 Specialist , 没有再分支下去,例如成立 IAD Specialist,LMO Specialist 等等。。。 就已经印证了这个说法,不是吗?

由于大多数的董事局成员对黄先生的看法认同,这个议题最终被搁置。

关于提高申请牌照资格门栏的提议

有一小部分在 CSIC 未成立之前已经从事移民顾问这个行业的人,对于新入行的 CSIC 会员的素质有负面的评价。有人鼓吹,CSIC 会籍的门栏太低,所以提议 CSIC 的会籍最初的若干时间是应该属于暂时性的。有人甚至鼓吹提高申请人的语文能力要求,例如写作能力,因为这一小撮人宣称曾经亲身见过,一些会员的英文陈述很糟糕。

黄先生的观点是, 大家要客观从多方面看,这个议题的第一个考虑点是个人能力,第二个考虑点是责任心,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如果单单从能力方面下笔,只不过是令有心入行的人难上加难而已!

在这个行业要继续壮大的大前提下,黄先生认为提高会员入会的资格不是当务之急,这个议题当然也被搁置下来。

关于会费的考虑

CSIC 是联邦移民部授权之下成立的自我监管机构,移民部的财政支援只是区区的 70 万补助,及 50 万的免息贷款, 除此之外,CSIC 要自己解决他们的资金的来源,来支持日常运作及推广会务。再者,因为 CSIC 是一个监管机构,业务的本质不适宜加入商业元素, 所以从赞助商收取赞助费作为补贴也难成为考虑点。

可以说,一开始 CSIC 就处于一个两难的局面,从零开始建立所有机制少不免要投放大量的资源,但同时政府的财政支援却是杯水车薪。 既然大局已定,经费是一定要由会员平均分担,CSIC 的选择,要么放胆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这意味着大家需要承担多一些会费,要么就根据会员对于付多少会费的意愿,量入为出,这意味着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 CSIC 要承担监管者的责任,会是力不从心。

CSIC 的使命是去保护消费者的权益,所以 CSIC 责无旁贷要采取积极及进取的态度,最后的结果,是作为开荒牛的早一批会员,会付出多一些去扶持这个行业的成长,这是大势和时势所需。假以时日,当建制完成及会员人数上升,会员要负担的费用很明显就会降低。这只是常识而已。

关于 CSIC 对会员的各种要求

CSIC 的使命(Mandate)是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去行使这个使命它首先要拟定会员的申请资格,监管他们的商业运作,再进一步确保他们不断地维持专业的水平。

对公众及消费者来说,这个是好事,但是,对于一向不受监管的从业员来说,就当然不爽了!他们的不爽不等于他们的商业活动有涉及违规的嫌疑,只不过是出于人性的本质反应,就好像在成长中的青少年,不希望父母太啰嗦的心态一样。

十分明显,公众的利益很多时候是与会员的利益是相冲的,能够做到左右逢源,是说易行难,既然 CSIC 的使命是保障消费者,它的取态必然就是站在消费者这方面了。在 CSIC 成立之前,从业员也可以参加行业的联谊会,例如 CAPIC … 而这些联谊会的使命是替会员争取权益的。不少 CSIC 的会员,也是联谊会的会员,因为团体的使命不同, 在他们来说,CSIC 是找他们的麻烦,而联谊会就是他们的工会。

CSIC 作为监管机构,如果没有公众的认同,它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而取得公众的认同,就一定要在提高会员的素质及监管他们的商业行为着手。由此可见,CSIC 越是努力去争取民心,避免不了越是对会员制造不方便,那么怎样取舍呢?

很明显,CSIC 决定站在消费者这一方面,在一部分会员怨声载道之下默默耕耘,肩负这个艰辛的任务。

2007 CSIC 北京之旅

有鉴于加拿大在 2003 年成立 CSIC 去规范移民顾问从业员的商业活动,在中国的有牌中介公司开始酝酿效法,他们的第一步是以自愿性的原则下,希望会员正视保障消费者利益。

2007 年夏天,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 (www.bjzi.org.cn) 邀请 CSIC 派代表出席他们在北京香山饭店的年会,与参加这个会议的会员及其雇员,分享 CSIC 在加拿大监管移民顾问行业的经验,包括初期遇到的阻力及早期建制遇到的困难等等。。。。

CSIC 接受他们的邀请,在董事局派出两个成员出席,而黄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出席这个年会的除了北京的所有大规模的中介以外,在其他省份的中介也有参与,可以说这是中国全国的盛事。除此以外,公安部门的高层及若干驻北京的外国领事也出席作为嘉宾。

黄先生同时在那段时间有自己的业务需要去中国,所以黄先生代表 CSIC 参与这个活动,他坚持是以自费的形式,从而减低 CSIC 的财政负担。